司忍大老板🔯

这里是司忍,请多指教ヽ(✿→∀←)ノ ♫

黑色

❤❤❤


清华落榜生:

 砸挂预警 胡言乱语 不妥删




   01




  张九龄的眼生的极好看,宜嗔宜喜。平日里不笑的时候无辜而天真,微微笑起来的时候却在眼尾勾出一个弧度,将无数闪烁细钻藏匿其中。




  可此刻的王九龙回过头去,舞台的聚光灯毫不留情的打在张九龄的眼底,又折射出无数明亮星辰。




  观众坐在观众席里像是经历了一场灾难片,叫嚷的纷杂,几乎将他耳膜震碎,可他无暇去管。




  观众们坐在台下,与他们隔着一个麦克风的距离,可他们看不清张九龄眼里的闪烁,只有王九龙清楚望见那双平日里总是微微弯着的下垂眼里隐隐泛出一片雾气,像极了王九龙自己在烦躁时呼出的有害烟雾。




  张九龄尖牙抵在已经失去血色的下唇上,咬出浅浅的白。王九龙一时间耳鸣,又气又怒,却慌乱着想要安慰他的师哥。




  他嗫嚅着唤道:“师哥。”他伸手想去拦张九龄的肩,是他们师兄弟之间惯用的安慰动作。手刚抬到张九龄的腰后却僵硬的愣住,连带着张九龄也意味不明的飞快抬眼看了一下王九龙。




  那帮观众还在不知疲倦的喊着“抱他啊”“亲一个”,王九龙的手死死的握成拳,然后收回来。




  王九龙突然笑了,笑的莫名却又嚣张的荒唐,带着不屑和讥讽。他把张九龄和自己的话筒都从话筒架子上拔了下来,然后扔在地上,在音响里传来巨大的惊人声响。连张九龄都被惊的扭过头去看他,可下一秒的第一反应却是去捡那一双扔在地上可笑的打滚的话筒。




  王九龙眼疾手快的死死拉住张九龄,压着他鞠躬。




  台下观众不明所以,却因为俩人牵了手而不合时宜的尖叫呐喊,像是见到他们祖宗自己撬开了棺材盖子一般放声大喊。




  王九龙死死攥着张九龄想要挣脱的手,他咬牙切齿的笑着说:“感谢诸位观众的捧场。”




  “王九龙,你放开我!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张九龄隐隐约约地察觉到王九龙将要做的事情,他带了些训斥意味般恐吓,他甚少如此对王九龙说话,除了刚合作时有摩擦,那时候都是年轻气盛的半大小子,自己总是仗着师哥身份压他,王九龙总是会在甩门走人后又乖乖敲门回来认错。




  可今天的王九龙却难得忤逆自己这个师哥,他不需要话筒,却能轻而易举的把藏在心底的话清清楚楚地传达至剧场每一个角落。




  “从即日起,张九龄和王九龙无限期停演。”




  “你们学不会闭嘴,那我们就闭嘴。”




  张九龄突然僵住,眼底浮现出大片迷离的水雾,像是沉默着妥协。




  王九龙像是反抗,他甘愿把自己放在千万的所谓“爱他的人”的面前为敌,像是带着张九龄挣脱某种桎梏。




  “学生王九龙。”




  张九龄眼底的水花摇摇欲坠,却在沉默片刻后突然坚定起来。他望着台下一片黑色,紧跟道。




  “学生张九龄。”




  他抿着嘴和王九龙鞠了最后一躬。六年的默契足以让他们异口同声地在这个剧场舞台上说出最后一句话。




  “下台鞠躬。”




  




  02




  停演的事情张九龄和王九龙在半真半假的玩笑中说过无数次。王九龙在迈出这一步的时候豪气万丈,心底痛快的恨不得放声歌唱,可真当坐到了郭老师面前也不免犯怵。




  郭德纲不理会自己找上门来的王九龙,自顾自的举着手机,把手机屏幕拿离自己远远的,又半眯着眼,去瞧屏幕上一件件蟒袍的图片——总归是有些轻微的老花眼了。




  但到底也顶不住一个大活人直勾勾的盯着你,郭德纲虽然是个说相声的,但他们说相声的也不是神仙,也经不住王九龙跟鉴定古董似的目不转睛。




  郭德纲私下里对晚辈总是温柔,算得上轻声细语了。恋恋不舍的放下了蟒袍图片,心里惦念着自家儿子什么时候能给自己买一件,也不忘了问眼前这尊盯着自己的石像。




  “孩子,你到底什么事啊?你再不走我可以为你是来蹭饭的了。”




  王九龙紧张的舔了舔唇,“舅舅,我俩成都那事……”




  郭德纲云淡风轻,却像是在王九龙心上压上一块重石,仅仅目光一扫,便让王九龙后脊发凉。




  “你这事做的太过激了,九龄也跟着胡闹。”




  “师父,这事跟九龄没关。师父我错了,我……”




  王九龙连舅舅也不敢叫了,一下子站起来,慌乱着想认错。




  郭德纲不以为意的摆摆手,又拿起一旁的茶壶给自己和王九龙各倒了一杯。




  “坐下聊,我抬头看你脖子疼。”




  王九龙也不敢坐,愣怔着。郭德纲也不强求,还是那副慢悠悠的语气,缓缓解了王九龙的压力。




  “休息休息也好,回头你叫上九龄一块来家,有几个活我觉得你们还是需要再斟酌。”




  王九龙正想谢过,却看郭德纲抬眼问他,眼底夹杂着王九龙看不懂的晦暗神色。




  “孩子,难道他们学不会闭嘴你就真为了他们不开口吗?”




  “师父,相声真的是这样的吗?”




  “光有艺人做不成艺术,光有观众也做不成艺术。艺人分三六九等,观众也分三六九等。你总不能在别人成为你的观众之前在剧场门口挨个测试人家的人性和智力,低于五十分的不能入场。咱们这个行业就注定了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所以不同的人不同对待是不公平,却也最公平。”




  王九龙似懂非懂,想问什么,却被安迪拉了拉衣角,奶声奶气道:“吃饭了哥哥。”




  王九龙一回头就看见郭麒麟在书房门口朝他挤眉弄眼,只得抱起安迪,挤出一个笑意道。




  “吃饭。”




  




  03




  张九龄和王九龙搭档了六年,再次之前张九龄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在自己的登台十一周年当天宣布了无限期停演。




  王九龙抬眼看着对词对到一半突然愣神的张九龄突然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把手里的纸张放下,转身去找手机。




  张九龄回过神来,看着东翻西找的王九龙忍不住问道:“嘛呢?”




  “找手机发微博。”




  自王九龙宣布停演之后,几乎没再发过微博。偶尔上号看看私信里的认错和辱骂掺半,粉丝数也大幅度的往下掉。王九龙偶尔还能笑出声。




  张九龄错愕着看着找到手机的王九龙,问道。




  “发什么微博?”




  “发微博认错,再求师父让咱们回去接着演出。”




  张九龄三步并两步冲过去夺过王九龙的手机,重重地扔在床上,像是换了场合和观众的扔话筒。




  “你疯了?”




  “你不开心。”王九龙用一种肯定的语气,他太了解他的大师哥。像是左手了解右手。搭档就像是一株并蒂莲,奇妙又不可思议,像是另一个自己。




  超越了友情,又胜过于兄弟,但绝不是爱情。




  “师哥,你别不开心,是我冲动了。”




  张九龄摇摇头,又流露出那种他看不懂的神色,道:“楠楠,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他们的错。”




  王九龙皱了眉头,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张九龄变得咄咄逼人。




  “张九龄,相声你也学了大半辈子。你清楚的。相声有群口相声,可没有群口捧哏。一个人在台上演,一千个人在下边搭茬,那不是艺术,那是拍卖。那是糟践老祖宗留下来这门艺术!”




  “可是楠楠,咱们能上节目,能开专场不也是因为观众吗?”




  “放他妈的屁,张九龄,那他妈是因为你好!”少年人急得眼眶发红,腮也轻微的抖着。“张九龄,咱们重头来过好不好。”




  张九龄突然笑了,像是很久以前,久到他俩还没这么有名气,也没开过专场,甚至有时候两个人的钱只够吃一碗方便面。那时候他俩也总有摩擦。但争吵总是以王九龙低头认错,张九龄伸手揉揉他的头作为结尾。




  于是张九龄笑着揉了揉他的头,道。




  

  “好。”




  







  04




  王九龙当晚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和张九龄再一次上台,台下在激烈的鼓掌声后安安静静的看着他们站定在麦克风后。没有起哄的,没有搭茬的。




  张九龄照例站在桌子外边,他站在桌子里边。从台上往台下看是黑的,可他却分明觉得看见了光。




  “学生张九龄。”




  “学生王九龙。”




  “上台鞠躬。”




  




  




  








  




  我无法评价观众和演员的关系,我也无权去批判任何人。这个故事的初衷只是为了安慰自己,也发泄一腔怒气。我几乎是含着眼泪写完的。




  但我只想奉劝各位喜欢的姑娘或者先生们,在爱他们之前,首先尊重他们。




  就像是我在文里写的,“他是个说相声的,可他们说相声的也不是神仙。”我借笔下人的心里口里说出我的想法,他们表达了我所想表达的一切。




  他们很好,他们会更好。




  玲珑剔透,未来可期。

  



带上熙仔和她的小皮套去紫藤公园玩💚💚💚

(◕ˇ∀ˇ◕)و大半夜不睡觉在这捏小人玩

【漠尚】宿主的系统矫正3

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


漠尚微冰秋


欢迎各位小仙女捉虫


我比较喜欢写短篇,但目测这篇好像要长篇了,写的不好千万别嫌弃我


设定是漠尚已经在一起,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冰秋处于游山玩水的快乐生活


—————————————————————————


话闭从内殿里走出来了一个侍女把尚清华领了进去。


一路上尚清华都不敢抬头,他生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毕竟刚刚叫自己进来的是一个男声,怕不是那个什么君上和他君后在里面玩什么“游戏”。


尚清华战战兢兢的随着侍女往里走。


跪在主座前的尚清华依旧不敢抬头。


“爱卿怎么了,头都不抬。”刚刚喊他进来的声音又从面前的主座上传来。


尚清华又战战兢兢的把头抬了起来。


“瓜兄!”


尚清华在看到主座上的人后如是说道。


主座上的人愣了三秒后眉头一蹙“你们都先下去,我有事单独跟国师说。”


“打飞机是你吗。”主座上的人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是我是我,呜呜呜(இдஇ; ),瓜兄这是哪里。”


“菊苣你也是被系统传过来矫正的?”


“对!就是这个辣鸡系统!想我堂堂向天打飞机,天天被这破系统欺负,我造了什么孽啊。”尚清华一边嘤一边说,一副深闺怨妇的嘴脸,一般鼻涕一把泪,还都往沈清秋身上擦。


“菊苣你冷静点,我都来了这么多年了,我嘤了吗?没有!作为一个新时代的良好青年,我们要勇于面对困境,积极走出艰难。”在尚清华的眼里沈清秋的背后仿佛照射出了共产主义新时代的伟大光芒。


“……”


“菊苣你别不说话啊,我好不容易找到你的,白养了你这么多年才把你盼来,说两句啊。”沈清秋是不会告诉尚清华其实他只是在出宫的时候看到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长的跟他像才带回来想着陪自己玩的。


“瓜兄你槽点太多了,我不知道从何说起。”


(▼皿▼#)


尚清华我告诉你要不是你是我老乡,我现在就掐死你。


沈清秋脸上笑嘻嘻心里mmp的想到。


“话说瓜兄你都来了好几年了,那给我解几个惑呗。”尚清华自动忽视了沈清秋已经写在脸上了的心里活动。


“菊苣你说,我尽量回答。”


tbc。。。。。


—————————————————————————


这两天太忙了,所以之前没有更新跪求原谅


|・ω・`)


日常感谢小天使们看完('◇'`)


还有给我点小红心和小蓝手的天使,mua


ヽ(*´з`*)ノ


话说我怎么好像越来越短小了


【漠尚】宿主的系统矫正2

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


漠尚微冰秋


欢迎各位小仙女捉虫


我比较喜欢写短篇,但目测这篇好像要长篇了,写的不好千万别嫌弃我


设定是漠尚已经在一起,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冰秋处于游山玩水的快乐生活


—————————————————————————


“谁!”尚清华一个激灵差点摔在地上“谁在外面?”


“国师,我是小铃,君后让您过去。”


“嗯,我知道了,就去。”尚清华强装镇定的说道。


“那国师我进来了。”


“你你你,你进来干嘛,我马上就去了,你你你,你不准进来。”尚清华看着自己身上半露着的睡衣顿时慌的一批往外喊到。


“……国师,您怎么了,我是小铃啊,我来给您更衣的啊,出了什么事吗。”门外安静了一会后那个叫小铃的侍女说出了这样一番话,让尚清华倒吸一口凉气。


要是让大王知道的话这辈子都离不开床了吧。


尚清华在心里如是想到。


“哈…哈哈,不用了不用了,本国师自己可以 ,你…你先走吧,啊,哈…哈哈。”


“国师大人这怎么行,您是不是嫌弃小铃了,嘤嘤嘤……国师大人您就让小铃进去吧。”


说罢,外面的人就已经开始推门。


尚清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了门后,紧紧的把门挡住。


“姑奶奶呦,求你千万别进来。”


尚清华小声嘟囔到。


“要是让我家大王知道了,我就别想要腰了。”


“国师大人果然是嫌弃小铃了,嘤嘤嘤,小铃这就走,嘤嘤嘤嘤嘤嘤(ಥ_ಥ)”


饶是外面的人如此坚持也抵不过尚清华的殊死顽抗,听着外面的哭声和脚步声逐渐远去,尚清华终于放下心来,开始准备换衣服,去见见那位君后。





“臣尚清华参见君后。”


近一个时辰后尚清华终于从弯弯绕绕的衣服带子和皇宫里找到了君后所在的春秋宫,在门口朝里面喊到。


他抬头看了看宫门上的匾额,忍俊不禁,这什么品味,金灿灿几个大字,还有这春秋宫,忍不住让尚清华想起来自己以前看的一部文里一个叫戚容的人,这品味简直了……


“爱卿快进来。”里面传来了一阵男声……



tbc……


—————————————————————————


今天又是瞎扯淡的一天【安详】


谢谢所有小仙女看完


万分感谢(❁´ω`❁)


谢谢上次给我点心心和小蓝手和评论的小天使👼,muaヽ(*´з`*)ノ


【漠尚】宿主的系统矫正

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

漠尚微冰秋

欢迎各位小仙女捉虫

我比较喜欢写短篇,但目测这篇好像要长篇了,写的不好千万别嫌弃我

设定是漠尚已经在一起,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冰秋处于游山玩水的快乐生活 ————————————————————————— “叮——宿主安置成功。 ”机械声在耳边响起。

一大早尚清华还在迷迷糊糊的时候,许久没有出现的系统声又响了起来。

“请宿主确认信息。”

尚清华不想理这沙雕系统,毕竟是它把自己送过来,害的自己现在躺在床上起不来的,更何况它每次出现都不会有什么好消息。

“请宿主确认信息。”又是一遍。

尚清华似是铁了心的不想理它,随手抓了一个枕头捂住头,可手往旁边一摸却发现少了点什么,可他被系统烦怕了,没有在意,捂住头后却想起这玩意根本挡不住,只好认命的睁开眼。

“。。。这什么鬼地方d(ŐдŐ)!”

尚清华一睁眼就看到了满满的黄金珠玉镶嵌在自己的床上,不,很明显,这不是自己的床,复杂精巧的床宣示着此处主人的身份尊贵。

“我的大王呢!”尚清华愣了三秒后下意识的扑倒自家大王怀里想要求一个安慰,恐怖的是,大!王!没!了! “系统!这是哪!大王呢!”尚清华顿时吓得抱紧了自己的小被子。

“请宿主确认信息。”

。。。。”

“。。。╭( ・ㅂ・)و 好 !”尚清华一时半会理不清现在的状况,还不如先跟着沙雕系统说的做,肯定又是它把自己搞到这里来的,只是不知道,自家大王早上起来看到自己不在会不会把整个北疆翻过来,然后再把安定峰翻过来,然后是苍穹山,然后。。。 尚清华不敢再往后想,瑟瑟发抖的抱住了自己的小被子,默默等着系统把“信息”给自己。

“由于最近主系统多次崩溃,故决定进行所有系统全新矫正,请宿主确认进行。”

“确认,确认,快矫正完放我回去,我要回去找大王(。•́︿•̀。)”

“宿主人设为幻花国的新任国师,请宿主确认身份。”

尚清华忍住满腹狐疑,伸出修长的手颤颤巍巍的在确认的绿色按键上按了下去。

“宿主的矫正任务为,使本世界恢复为宿主原本所处异世界的剧情,使系统进行确认矫正。”

“宿主若有疑问请现在提出,稍后系统将会回到后台进行记录矫正。”

“你别走,我疑问多着呢。”尚清华一听这系统居然这么人性化了,顿时就把刚刚那些埋在心里的问题翻了出来。

“你矫正管我什么事啊!把我搞过来干嘛!瓜兄也来了吗?我怎么恢复啊?恢复到什么程度算完成?我什么时候能回去啊?有人能帮我吗?大王怎么办?。。。”

。。。。。一片寂静

“系统你还在吗?”

“系统已进入后台进行记录矫正,将于五日后与宿主进行确认。”

“什么辣鸡系统!”尚清华忍不住一声感叹。

可是为了尽快回到大王身边,他只得起身换上衣服想着出去看看,可刚从床上下来就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tbc……

—————————————————————————

看完的都是小可爱(๑• . •๑)♡(ŐωŐ人)

今天就先到这里,别嫌弃我啊ヾ( •́д•̀ ;)ノ啊哇哇